Flooooop373

【全职】【叶蓝】荣耀急诊室09

百虐不死小笔记:

这章已经撸出来2天多了,不过 @豆花糕 一直比较忙没空校对,所以就晚了点。。。


作为一个急性子+强迫焦虑症lo主比太太们捉急你们造吗






09.永远学不会的事


 


蓝河睁开双眼的时候,屋里亮着暖橙色的灯光。


 


从他丧失意识到清醒只有几秒钟的时间,可依然浑身脱力不能动弹,手脚针刺似的麻,努力牵动喉部肌肉,却发不出声音,只能闭着眼睛等待晕眩和麻木慢慢过去。


朦胧中感觉自己被平放在了床上,嘴被凉凉的金属撬开喂了糖水,接着过了好久,有不止一个人进进出出的脚步声和刻意压低的交谈声。手背被抬起扎了针,甚至能感觉到冰凉的液体沿着静脉走行,慢慢在手臂蔓延。


脚步声和人声渐渐隐去,室内重回安静。铺天盖地的疲倦袭来,他模模糊糊地又睡着了,直到现在。


 


已经是晚上了?真丢人啊。


嗓子干得发痛,蓝河揉着额角撑起上身想要去找水喝。一转头却发现安静的卧室里还有个人。


坐在桌边背对着他的人听到动静转过身,放下手中的书走到床边。


“哎,躺着别动啊!针头掉了我可不会打,还得找小安来。”叶修还是穿着平时的洗手衣,外面随手套了件蓝河的外套,连帽款式的卫衣上印着卡通的字母图案,配他那张胡子拉碴的脸显得格外违和。


蓝河有点诧异叶修竟然还在他宿舍,而后看着他滑稽的穿着有点想笑。


“有水么?”低哑的声音把自己都吓了一跳。


“我去给你拿。”


 


不一会儿叶修拿着水杯进来了,蓝河往里挪了挪让他坐在床沿,然后看着这个人动作僵硬地端着杯子,刚伸手又迟疑着缩了回去,神情拘谨若有所思,完全没有平时淡定自若的模样。


“呃……是不是应该去找个吸管来?”


看病经验为100照看病人经验为0的某人觉得此刻简直遇到了人生的难题。


难得看到外科大神这副表情,蓝河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想笑的冲动,“不用,我自己来。”说着把没有针的那只手伸了过去。


叶修总算还知道要把人扶起来,拿个枕头过来让蓝河靠好,等他喝完水再接过杯子,把人放平。




正要起身去放水杯,手却一下子被拽住了。刚接触过热水杯的指尖温暖而柔软,也没用多大的力气,只是手指微微曲起,固执地拽着。


 


叶修只得再坐回去,把水杯放在床头柜上,轻轻抬起蓝河的手连同自己的一起塞回被子里。


“午餐没吃又淋了雨,低血糖休克了,还有点低热。”板起脸说完病情,叶修又笑了起来:“呵呵,蓝老师人气真旺啊,你少天前辈前脚刚走,两个实习生又吵着要来看你,为了让你好好休息,小安凶巴巴地把他们瞪出去了……还有,沐橙说急诊暂时不需要闲人,就让我在这儿看着。”


床上的人阖着双眼没说话,叶修刚想伸手调一下点滴速度,就听到蓝河低低地出了声。


 


“他刚来的时候,喻主任就告诉他家里人,心脏有问题的孩子可能承受不了手术,即使手术成功也会有生命危险。”


“他”应该是指那个得脑瘤的孩子吧。收回悬在半空的手,叶修没有打断蓝河,只是平静地注视着他等着后面的故事。


“如果脑部的肿瘤继续长大,倒不见得有生命危险,可他会慢慢地失明。我在神外的时候常和他聊天,他告诉过我他水彩画已经画得很好,高中毕业想去考艺术学院,将来办个个人画展……”


 


那双眼睛突然睁开,却越过了叶修的目光,出神地盯着天花板。


“如果病情继续发展下去,他的愿望就永远无法实现了。我来急诊前的最后一个夜班,他来拜托我帮他。他说,等手术成功了,就去画一套西湖八景送给我们挂在办公室里。”




蓝河的声音比平时略低哑,但是仍旧平稳得听不出情绪,“这梦想很棒,是不是?所以我去拜托了喻主任,又和他的家人谈了话,大家最终决定一起赌一把。”


“大家都期待奇迹,但是努力了就能达成的,就不叫奇迹了。所以,我们还是失败了。手术很顺利,但是心功能却不可逆地恶化了,在监护室坚持了好久,那孩子一直都在努力,可还是……”


叶修觉得和自己相握的那只手不自觉地颤抖着,指甲掐得他掌心阵阵刺痛。




“前辈,如果我没有自以为是地去促成这场手术,是不是他还可以活得久一点?哪怕是看不见了,至少还有漫长的生命可以来憎恨我……”


蓝河没能再说下去,室内的空气一下子静得像是要凝固。


 


“我说小蓝啊,也照顾一下哥的老胳膊老腿吧。”半晌,叶修突然用一句毫不相关的话打破了沉默,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腿脚,又拿过蓝河的手机给喻文州发了短信告知人已经醒了,最后顺势查看了点滴的余量。




做这一切的时候牵着蓝河的手始终没有松开。




伸脚勾了床尾的凳子来坐下,调整了坐姿又重新把两只手塞回被子里。床上的人依旧乖顺地躺着,却也忍不住投来疑惑的目光。


叶修伸手想帮蓝河捋一捋躺乱的头发,略一迟疑,还是揉了一把他的头顶,这才缓缓地继续开口:“小蓝喜欢做医生,喜欢手术台么?”


 


蓝河对这个没头没脑的问题有点疑惑,却相当坚定地点了点头。


“有个家伙也很喜欢,也许比你更喜欢。喜欢到甚至一天不摸手术刀就浑身难受的地步。”


“这家伙开刀开得很棒,保持了连续三年手术零失误的记录。呵呵,让胸外科那帮子人羡慕得不行。”


“直到某一天,他组里的主治在台上遇到了病人大出血,急急忙忙叫他去救场……”


“你说的是——”蓝河大概突然明白了什么,却被叶修示意噤声,于是闭了嘴缩在被子里默默听着。


 


“手术很成功,当时大家都松了口气,可就在准备送回病房的时候,病人却出现了意外,没能抢救回来死了。”


“知道原因吗?和你的小病人一样,这个患者也有心脏方面的疾患,术中意外的风险很高。但这件事,那个主治术前并没有察觉,也就没有人告诉那个来救场的家伙。”




“你是说,普外的那场事故其实根本就不是你的责任?”一个激动从床上撑起来的蓝河,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。


“哎哎哎,干嘛呢你,躺好。”把人按回了床上,叶修才继续开口:


“我当然有责任,最后完成手术的是我,没有把人抢救回来的也是我,”叶修的声音里一改往日的懒散调侃,十分平静坦然,“最重要的是,站上手术台的时候,我只是想着尽快把情况挽救回来,却疏忽了对实际病情的确认。”


“当你以后走得更远,就会知道在你的职业生涯里,有些事情是永远都学不会的。”叶修看着蓝河说出这句话,略带疲惫的脸上却有了点笑意。


 


“永远做不到万无一失吗……”蓝河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,但还是睁大了眼睛回问床边的男人。


“不,是永远做不到把自己的情绪彻底从工作里抽离。你办不到,我也一样。”


“有担心、恐惧、焦虑、自鸣得意,也会不由自主地去和患者期待同样的事情……”叶修说着自嘲地笑了:“大部分时候我们都足够冷静,可总有一两个例外不是?”


“虽然有时候情感会变成包袱,蒙蔽双眼束缚手脚,甚至让你犯下不可挽回的错误——”




可它一直在提醒着我们莫忘初心。蓝河在心里这样答道。


“既然摆脱不了,只能让自己变得更强,强到可以背负它前行。”




这件事叶修一直没有提过,因为牵涉太多的人和利害关系,连苏沐橙也只是知道个大概。如今在这样的情景里,对着这个明明内心柔软却又信念无比执着的人,他不自觉地变得多话起来。


 


“前辈。”


“病迷糊的时候倒知道喊我名字,前辈前辈的,一个一帆就够严肃的啦!”


“叶修。”


“嗯?”


“明天可以再偷懒休息一下么?”


“好。”


“谢谢。”这么说着,蓝河像是又感受到了倦意,闭了眼睛蜷起身子,两人相握的手贴得更近了一点。


 


“是不是更崇拜哥了啊?”


回答他的,是睡着的人均匀绵长的呼吸声。


 


Tbc




妈呀……累死爹。写这段的时候在床上各种坐、躺、靠着模拟动作蠢透了……


一夜情达成,盖棉被谈人生什么的……求太太们勿揍(爬走)


走心的感情戏真是好辛苦啊,但是叶蓝在窝心里一直不是那种干柴烈火的类型,是两种完全不同模式的人慢慢被彼此吸引的过程……总觉得看别的太太的文就进展好容易自己写起来就难成狗啊。



评论

热度(367)